ea娱乐开户115136

  • <tr id='kxJ3TR'><strong id='kxJ3TR'></strong><small id='kxJ3TR'></small><button id='kxJ3TR'></button><li id='kxJ3TR'><noscript id='kxJ3TR'><big id='kxJ3TR'></big><dt id='kxJ3TR'></dt></noscript></li></tr><ol id='kxJ3TR'><option id='kxJ3TR'><table id='kxJ3TR'><blockquote id='kxJ3TR'><tbody id='kxJ3T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xJ3TR'></u><kbd id='kxJ3TR'><kbd id='kxJ3TR'></kbd></kbd>

    <code id='kxJ3TR'><strong id='kxJ3TR'></strong></code>

    <fieldset id='kxJ3TR'></fieldset>
          <span id='kxJ3TR'></span>

              <ins id='kxJ3TR'></ins>
              <acronym id='kxJ3TR'><em id='kxJ3TR'></em><td id='kxJ3TR'><div id='kxJ3TR'></div></td></acronym><address id='kxJ3TR'><big id='kxJ3TR'><big id='kxJ3TR'></big><legend id='kxJ3TR'></legend></big></address>

              <i id='kxJ3TR'><div id='kxJ3TR'><ins id='kxJ3TR'></ins></div></i>
              <i id='kxJ3TR'></i>
            1. <dl id='kxJ3TR'></dl>
              1. <blockquote id='kxJ3TR'><q id='kxJ3TR'><noscript id='kxJ3TR'></noscript><dt id='kxJ3T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xJ3TR'><i id='kxJ3TR'></i>
                  首  頁 關於我們 能源新聞 發展動態 安全生產 經營管理 黨建之頁 能源文化 科技園地 廉潔之窗  
                  信息公開 人力資源 能源論壇 學習平臺 工會天地 交流合作 團徽璀璨 和諧之音 產品展示 企業榮譽  
                郵箱登陸
                站內搜索:
                能源新聞 更多 >>
                集團召開所屬企業監事會主席半年履...
                李雲鵬到南桐公司調研指導專業化重...
                龐光榮帶隊慰問青鵬水泥公司一線高...
                沈承平帶隊到財務公司督導黨建工作
                李雲鵬帶隊督導松藻公司上半年黨建...
                龐光榮到榮昌綜合物流園開展送清涼...
                趙自成帶隊督導渝新能源公司上半年...
                沈承█平率隊到旗能公司開展基層黨建...
                沈承平帶隊慰問旗能公司一線高溫崗...
                李雲鵬帶隊參加2019年夏季全國...
                龐光榮到渝新南桐煤礦開展督導調研
                趙自成、李雲鵬到天府公司開展專題...
                龐光榮到南桐公司開展建檔困難員工...
                集團明確下半年“12431”工作...
                你現在所在的位置:首 頁學習平臺
                參軍回憶錄
                文/賀文 陳龍    圖/  責任編輯/ 陸偉    2019年08月01日   [ ]

                  

                又到了八一,每年這個時候,總會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和沖動牽動著我的思緒,使我久久不能平息,總想寫點什麽,但思來想去,心緒萬千,卻又無從下筆。

                父親給我的名字裏取了一個“文”字,大概是希望我將來能成為一個文質彬彬的書生吧,但是,令我有些不解的是,我所耳濡目染的▓家庭環境給我更多的卻是關於軍旅的種種事跡,後來當我漸漸長大,每當讀到“男兒作健向沙場,自愛登臺不望鄉”,讀到“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讀到龍城飛將,讀到封狼居胥,讀到祖逖,讀到鵬舉,總會有股子莫名的熱血澎湃,心潮湧動,有一個聲音告訴我說:身為男兒,應當這樣。從此,我便開始向往起荒煙,蔓草,入骨風霜,向往起關山,冷月,甲胄銀槍。

                這個夢想終於在19歲那年變成了現實,那一天,我剛過完自己19歲的生日,懷著激動與忐忑,背上行囊,一身戎裝,告別父母,告別家鄉,從四川來到遙遠的異鄉,異鄉的天還下著雪,我坐著部隊的東風運兵車,左拐右拐,早已分不清自己被拉到了什麽地方,剛到部隊,進入整齊漂亮的營區後,當吃到第一碗長壽面,我這個新兵蛋子才真正覺得,到家了!

                剛進部隊的前兩個月,每天寢室、食堂、訓練,三點一線,作為新兵,我們需要努力適應這裏的法則和節奏,雖然辛苦,倒也覺得充實滿足,不久,我有了接觸槍的機會,終於可以真真實實地接觸到槍了,我異常興奮,從此,每隔一段時間把槍拿出來保養,把槍零件拆散抹上油防銹便成了我軍旅生涯中一直以來一件樂此不疲的事。後來我又有機會接觸到坦克,這點燃了我前所未有的興奮火焰,坐在夢寐以求的坦克車上,看著炮彈一顆顆打出去,在天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那一瞬間是我軍旅生涯最亮的閃光點。

                野戰部隊的軍人一年最多能在營區待四個月,因此,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外駐訓,我的軍旅生活越來越辛苦,也越來越豐富,我在安徽參加軍事演習,在山東參加武裝泅渡,與海軍協同搶灘登陸,我的腳下走過越來越多的路,我的肩上也擔負起越來越多的任務。

                時光匆促,相聚的時光總是格外短暫,臨近退伍,也知道自己要回老家了,在位一分鐘幹好60秒,出發前的頭一天晚上,自己還在崗位上堅守,舍不得,但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有人說當兵後悔兩年,不當兵後悔一輩子。但對於當兵這件事,我從未有過後悔。

                對於離別,有人說“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有人說“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有人說得傷感,有人說得坦蕩,聚散有定,離合有緣,兩年軍旅生涯結束了,心中像打翻了的醋壇子,五味雜陳,異常酸楚。或許現在想起來,當兵的這兩年才是我一生中最燦爛輝煌的日子吧,雖然也時常感到疲累,也時常想家,但當我真真踏上回家的旅途時,我才知道,這裏就是我的家,那些一起艱苦訓練的日子,那些曾經一起扛槍流血的戰友,余生漫漫,好自珍重。

                有生之年,有緣成為一名人民子弟兵,甚幸。

                 
                返回頂部】 【打 印】 【關閉窗口
                中國·澳门皇冠 版權所有
                地址:菲律宾市渝北區洪湖西路12號 郵編:401121
                建議分辨率設置:1024×768,使用IE5.0以上版本瀏覽器 ICP備案編號:渝ICP備08100852號